大法洪传
功法介绍
修炼故事
学员群像
说明真相
法正乾坤
要闻简讯
正见论坛
新闻综述
艺术创作
九评影音
动画闪画
传奇时代


影碟集锦
推荐影片

英文影片
粤语影片

2019年11月新闻综述(二十)

(中文普通话) 28分08秒 2019年11月25日

 
南开大学校长论文被指造假 案涉数百人
南京异议人士邵明亮案不公开开庭审理
上市公司老板纷被抓 「割韭菜」不分亲疏
西安易合坊烂尾八年 业主维权被打压
中共持续强拆教堂 取缔信徒聚会点
中国「精神病患者」到底有多少?
北京市民:北京鼠疫不止官方说的两例
鼠疫爆第三例 北京隔离措施或不当
内蒙古连三例鼠疫病例 机场和疫区测体温
  AVI  下载连接:    .zip 文件 | 1 | 说明 | 合并文件
[MP4文件,可在电脑、电视机和手机上播放, 或用于制作DVD, 请左键点击“说明”后下载,其中MD5文件用于检查文件大小,不作合并之用] 
  REAL 播放连接:    .ram 文件 | 512k 
  REAL 下载连接:    .ra  文件 | 512k 

解说词:

南开大学校长论文被指造假 案涉数百人
-----------------------------------

【新唐人北京时间2019年11月19日讯】天津南开大学校长、中共工程院院士曹雪涛,论文涉嫌造假丑闻持续发酵。11月18号,消息称,这些涉嫌造假的论文已涉及196名研究者。

11月14号,毕业于斯坦福大学的伊丽莎白·比克(Elisabeth Bik)博士在PubPeer网站上表示,曹雪涛15年来发表的多篇论文都出现涉嫌图像造假的现象,到目前为止,其被质疑学术真实性的论文已经超过了40篇,其中不乏具影响因子、登上知名学术杂志的论文。截至到18号,这些涉嫌实验数据造假的论文已涉及196名研究者。

中共工程院办公厅工作人员当日表示,已介入对此事件的调查。

曹雪涛现任南开大学校长,是著名的免疫学家,论文实验数据造假一事引起了巨大关注。

原首都师范大学副教授李元华说,中国大陆学术界造假比比皆是,很多高校校长都涉及造假问题。

原首都师范大学副教授李元华:“这反映出中共现在这个社会道德沦丧,知识界、学术界也未能幸免,这些人为了自己所谓的名,他做一些偷窃别人的东西,但是他不觉得是一种耻辱的事情,只不过他这个身份比较特殊是个校长,所以引起大家的关注。”

李元华说,多年以来,学术界造假在中国各大高校屡屡曝光,屡屡发生。

李元华:“这些学者他们成长的环境来讲,年龄大的有可能是文革之前,或文革中文革之后,那个时候是中共破坏中国传统文化最厉害的时期,他们很多人年幼的时候没有学到真正的扎实的基础知识,之后又赶上中共的改革开放,一切向钱看。”

李元华表示,再加上学校也不注重学术研究水平,只是以简单的数量指标选拔人才,这些人为了能尽快提升,他就搞抄袭。

过去几年来,中共学术界涉嫌造假不乏中共高级官员。据法新社3月份披露,现任中共政治局委员陈全国、前国家副主席李源潮、最高法院副院长张述元等6名高官,均涉嫌抄袭他人论文而获取学位。

新唐人记者陈汉、李韵、周天采访报导


南京异议人士邵明亮案不公开开庭审理
----------------------------------

【新唐人北京时间2019年11月21日讯】南京异议人士邵明亮一案日前在浦口区法院不公开开庭审理。邵明亮为自己做了无罪辩护,律师也做了有力的辩护,但法官没有当庭宣判。

11月20号上午9点半,邵明亮涉嫌寻衅滋事罪一案在南京浦口区法院开庭,中午12点结束。这是一个不公开开庭审理的案件,不允许家属和公民旁听。

据了解,整个过程邵明亮都很激动,他不承认公检法对他的指控,并陈述自己被非法监视居住又被殴打折磨的经过,他还讲述自己多政党政治的言论导致庭审数次暂停。

最终邵明亮为自己做了无罪辩护,表示这是对他的政治迫害,律师也做了不构成寻衅滋事罪的辩护意见。法官没有当庭宣判。据逮捕通知书和量刑建议书内容,起诉证据来自邵明亮的微信和几十条推特内容,浦口区检察院建议判处邵明亮有期徒刑3至4年。

山东维权人士杨超:“昨天不公开开庭,邵明亮先生给自己做了无罪辩护,我能想到,非常精彩,因为他口才非常好,嗓门也非常大,中共派出几个法警想让邵明亮闭嘴,制止不了的。邵明亮就大声为自己辩护,然后批评中共的独裁。”

广州维权人士梁伟雄:“我觉得这样不公开审理,乱安罪名,不妥吧。国保加害他,反正很惨啦,他是残疾人,不过他很坚强活下来了,他是很勇敢的民主人士。”

邵明亮曾于2013年间在浦口区政府门前举牌宣传民主宪政理念而遭警察殴打,其后多次被送入精神病院关押。2014年1月,他在浦口区政府门前遭车辆辗压全身,落下终身残疾;2016年又因反党言论两次被刑拘,其后一直被软禁,不准他出村,不准到医院治病,时间长达两年多。

今年3月16号,邵明亮失踪,4月17号,家人得知他被关押在浦口看守所,4月30号,律师获准会见,他请律师转告家人自己精神和健康状况尚好,追求民主宪政的信念与主张非常坚定。

杨超:“邵明亮是一个很有骨气的人,他受了很多年的虐待,中共的打压,但是他还是坚定不移地追求民主宪政,他是一个真正的民主斗士。”

邵明亮曾多次表示,中共希望他死,但他要活着,他不会自杀,如果他死了,就是被迫害致死。

新唐人记者常春、陈洁、施宜君采访报导


上市公司老板纷被抓 「割韭菜」不分亲疏
--------------------------------------

【新唐人北京时间2019年11月19日讯】伴随民营巨头纷纷离奇死亡、被抓、被退休,中共逮捕上市公司大佬的步伐也在加快。外界认为,在经济难以为继的当下,中共为了保命,已经把屠刀不分亲疏的伸向民营企业。

11月12号晚间,上海风语筑文化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对外公告,说公司实际控制人、董事长兼总经理李晖,当天被北京市公安局顺义分局刑事拘留,罪名是涉嫌串通投标,相关事项还有待公安机关进一步调查。

风语筑是中国展览展示行业龙头企业,专注城市馆、规划馆、展示馆的设计施工一体化。公司2003年成立,2017年登陆上海证券交易所A股主板。

这是今年3月以来,被中共警方抓捕的第17位A股上市公司老板。

大陆媒体讽刺说, 这17位老板倾情出演的《监狱风云2019》, 让超过900亿人民币的市值打了水漂, 也坑惨了105万股民。

大陆中国问题研究人士李先生:“不仅仅上市公司,私营企业也是一样的,他们根本就没有任何选择,要么选择死要么选择拿钱买命,把你的钱以公司合营买命好了,党叫干啥就干啥。”

中共宣布的这些上市公司老板的罪名五花八门,包括涉黑、杀人、行贿、内幕交易、猥亵儿童、挪用资金、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等等。

不过, 外界认为这些罪名都是借口, 中共批量抓捕上市公司老板的真正原因,是看上了他们的财产。

大陆证券分析师刘先生:“中国经济很恶劣现在,共产党也没有钱了,国家也没有钱了,国企也没有钱了,都是为了保党、保住他们的财富,别人的财富能抢就抢。”

据大陆媒体报导, 中国的民营经济创造了60%以上的GDP,为中共缴纳了50%以上的税收,提供了70%以上的技术创新,80%以上的城镇劳动就业。近年来,民营企业也是成了不断被中共宰割的羔羊。

前几年, 中共瞄准的肥羊是大陆的顶级富豪, 比如, 明天系的肖建华、安邦集团的吴小辉、华信能源的叶简明等。

今年,大陆互联网的三大巨头, 马云、马化腾、李彦宏也纷纷传出退位的消息。虽然名义上是退休, 但是, 舆论却认为, 他们是交出财产保命。

马云就曾爆料说:自己险些被药物毒死。

去年海航集团董事长,57岁的王健在法国公务考察时跌落死亡,其持有的14.98%股份,全部“被捐赠”给海南省慈航公益基金会。

今年8月22号,被拘留的重庆企业家周学峰被宣布突发疾病死亡。周学峰是重庆梁平区滑石寨度假村有限公司董事长,生前曾发视频称“死不瞑目”。

大陆金融分析师任中道认为,中共宰割民营企业是割韭菜的必然结果。

大陆金融分析师任中道:“现在可以发现一个趋势,他们对老百姓割不了那个韭菜了,老百姓的财富已经被榨的差不多了,这两年中共就开始面对更多的企业主,还有那些影视明星,还有那些大的集团。”

李先生:“只要是上市公司、大型的企业,它都隶属与某些家族,能够对他们自己支持起来的或许隶属于某个家族的上市公司下手,也就意味着根本就没有办法硬撑下去了,只能对自己人下手,因为只有他们有钱。”

大陆中国问题研究人士李先生认为,中共当下不分大小的宰杀民营企业,是为了延续自己的专制统治。

李先生:“就把你们的有效资产或者现金拿出来,充公之后来继续延续这个政权的命,它不管任何社会阶层如何生存下去。他(民企)就是非法揽储,最后非法揽储这个钱又都进了国家了,那储蓄户的钱在哪里呢,没了。”

李先生认为,中共企图宰杀民营企业来保命是徒劳的,因为随着民营企业的没落,各种社会问题会雪崩一样纷至沓来。

采访编辑//刘惠 后制/ 葛雷


西安易合坊烂尾八年 业主维权被打压
---------------------------------

【新唐人北京时间2019年11月22日讯】首先来关注中国的消息。陕西西安市灞桥区香王村城改项目易合坊楼盘,有两千多户全部卖完,但开发商资金链断裂,至今烂尾已8年多,业主维权都遭到打压,今年终于有人接盘,要求业主大幅加价,业主都不同意,但投诉无门。

西安市易合坊楼盘商品房从2011年开卖,总共销售2000多户,但开发商资金链断裂,楼盘从14年底开始停工,业主去过易合坊售楼部、灞桥区政府,房管局维权,甚至还去各监管银行、省政府维权,都没结果,有业主还被打伤,被抓。

易合坊业主王女士表示,全款购房的业主,才勉强得以入住,大部分业主付不起全款,不能入住。

易合坊业主王女士:“原来的都修了一个大的框架嘛,至少是有12栋,里面没有弄,外面也没弄,反正是不能入住这种样子,他们房是卖完了的,还说没有钱,我们钱是全部交的,全款,我们入住了11号楼了,凑合着住,没有暖气和天然气,有水电,没有房产证。”

2016年年底政府提出重组的消息,承诺2017年8月21号给答复,可是截止9月份,没有任何重组消息。

今年政府又找人接盘,要求业主交钱,当初他们买一间90平米的房子是五十万元,现在要大幅加价,业主都不同意,但投诉无门。

易合坊业主安先生:“给我们快点盖,可以交屋,现在一加就是二、三十来万。开发商没钱,求法院,送上去重整,法院要给他查处,说是要重做嘛。”

今年6月易合坊终于开工了,但是施工速度缓慢,说是没钱,却重新装修易合坊售楼部,售卖付不出贷款的那些断头的房子,让业主感到不满,因为很多业主都是一边负担高额房贷,一边还要租房子,今年物价又大涨,生活重担已不堪负荷,只希望房子快点完工交屋,不要加价。

新唐人记者 熊斌、陈杰采访报导


中共持续强拆教堂 取缔信徒聚会点
-------------------------------

【新唐人北京时间2019年11月18日讯】中共迫害宗教信仰,持续强拆教堂。11月7号,有上千名信徒的江苏南京桥北基督教会被当地政府暴力强拆,还打伤信徒,数十名信徒跪在教堂废墟前痛哭。此外,中共在各地加紧查封、强拆家庭教会聚会点,对信徒进行抓捕。

江苏南京桥北基督教会官方教会,11月7号晚上五点半左右,遭到当地政府强拆,信徒被强行拉出教会,现场视频显示,教堂成为一片废墟,有信徒嚎啕大哭,还有信徒高喊“打人了!打人了!”,数十名信徒跪在地上痛哭。

现场视频:“政府派人把我们的教堂强制性给拆了,强制性的把人拉出去,不让我们进,这些政府它破坏我们的教会,让我们这么多的信徒,一千多个的信徒没有地方可去,政府就是这样对我们老百姓的,我们多少的弟兄姊妹哭在这边祷告,看看这些政府,不但拆我们的教堂还伤害我们的人,把我们的姊妹手都给打烂了,嘴也打烂了,还骂我们。”

记者18号拨打南京市民族宗教事务局电话都无人接听,当地民众则不愿多说。另外,河北邯郸市民族宗教事务局,近期发布“举报非法宗教活动奖励办法”,鼓励举报信徒聚会。

据 《寒冬》网站报导,中共在各地加紧查封、强拆家庭教会聚会点,对信徒进行抓捕。家庭教会信徒因不愿加入三自教会,受政府管控和中国化改造,因而遭到中共严厉的镇压和打击,家庭教会面临被彻底取缔的危机。

以下视频为哈尔滨市道里区一处家庭教会聚会点被警察取缔。

现场视频:“这个地点在目前为止,没有经过教会或政府部门的审批,它就是不合法的,再这样下去我们会作为邪教来取缔,我们会责令你停业并贴上封条查封你。甚至于组织者我们会行政拘留你。”

据 《寒冬》网站上传的视频,最近遭到强拆的教堂有:河南周口赵寨教堂、福州市梁厝村两座三自教会教堂、 福州市高湖村聚会点;福建省福州市仓山区康山里聚会点,则有警察在门外把守。

新唐人记者熊斌、施宜君采访报导


中国「精神病患者」到底有多少?
------------------------------

【新唐人北京时间2019年11月20日讯】按中共官方说法,精神疾患在中国的疾病总负担排名中,居于首位。不过,外界普遍对中共公布的精神病患者的数据存疑。而且中国还有众多精神状态极为健康,却强制“被精神病”者。

据中共国家卫健委疾病预防控制局去年公布的数据,截至2017年底,中国将近14亿人口中,精神障碍患者达2亿4326万4千人,总患病率达17.5%;严重精神障碍患者超过1600万人,发病率超过1%,而且逐年增长。

最近这一数据再次受到媒体和网友关注。

外界普遍认为,实际情况要比这更严重。

曾在西安第四军医大学神经精神病学教研室工作的杨景端认为,至少还有一倍以上的人没有被诊断。

台湾精神健康基金会论坛组召集人陈彦玲:“真正需要专业服务的(精神)病人,肯定高于这样的一个统计数字,但是另外一方面我们担心的是,可能因为政治迫害、信仰迫害的人数增多了,因为它用这样的手段去箝制人的精神信仰的自由。”

和其他国家相比,中国大陆由于极权统治,出现了尤为突出的“被精神病”现象。

台湾精神健康基金会论坛组召集人陈彦玲说,极权政府喜欢用“精神疾病”的名义,套在所谓的政治犯或信仰群体头上。

陈彦玲:“在以前苏联或在希特勒统治的时代,也会有‘被精神疾病'的现象产生,大部分是跟政府的政治诉求不一样的(人),或者是它在压迫信仰的时候,惯用的一种手段。最方便利用的就是所谓的‘精神疾病',因为一般的人会认为‘精神疾病'可能会危害自己或危害他人生命安全的举动。”

目前旅居美国的法轮功学员郭琼旅,因修炼法轮功,2000年曾被强制投入合肥市第四人民医院,和其他精神病人一起关押。

旅美法轮功学员郭琼旅:“(合肥市)第四人民医院也就是合肥市精神病院。它从来没有停止过关押法轮功学员,但是我当时在的时候大概有5、6个(法轮功学员)。”

让郭琼旅印象深刻的是一位大姐,因不肯放弃修炼法轮功,被医院强制打电针。

郭琼旅:“她说打电针的痛苦就是,那个人就是像被劈开两半一样。还有一个同修,她叫朱为英(音),她的主治医生也是非常恶,就是逼她揭批法轮功。不写(揭批信)就加药,不写就再加药。当时那个阿姨,吃了药,脸色就像猪肝的颜色,发紫。”

据《追查国际》截至2003年的不完全统计,至少有一千多名精神正常的法轮功学员被强迫关进精神病院、戒毒所,许多人被强迫注射或灌食多种破坏中枢神经的药物,被施以电刑及长时间捆绑等。全国至少有上百所省、市、县、区的精神病院参与迫害。

此外,大陆目前“被精神病”的群体,还包括有冤无处申的访民,以及异议人士。

对这些人群,负责“诊断”的是警方,如果警方说当事人具有“精神病倾向”,就可以将他移交精神病科处理。

也就是说,在中国,司法判决可以取代医疗诊断,轻易让人“被精神病”。

中共2013年实施的《精神卫生法》,同样被当成对付异己的得力工具。

有网友表示,官方公布的17.5%精神病患病率,数据严重掺水,十多亿人哪个不是被当做精神病对待?只是被卫健委控制的更悲惨。

陈彦玲:“中国国内的人民自己这么说:回头一看,整个中国大陆的大环境就是一个大的精神病院,因为他得不到一个真正的健康的精神生活的环境。人生活在无法有真正信仰自由的生活环境当中,那种极大的精神压力,它很容易导致人一旦失去了希望,对于生命的尊重和渴望的时候,他放弃维持自己精神的这种坚韧的程度,很容易就有健康的负面情况出现。”

陈彦玲说,中国这种危如累卵的状态,需要国际社会严肃对待。她呼吁全世界多给中国人民温暖的关怀,也多给极权统治者压力。

采访/陈汉 编辑/王子琦 后制/陈建铭


北京市民:北京鼠疫不止官方说的两例
----------------------------------

【新唐人北京时间2019年11月19日讯】北京上周确诊两例鼠疫,当局开始严控报导和民间消息。11月18号,一位北京市民告诉我们,北京的鼠疫病例不止官方公布的两例。另外,内蒙古又新增了一例腺鼠疫患者。

11月18号,一位要求匿名的北京市民对新唐人表示,北京的鼠疫病例不止官方公布的两例。

匿名北京市民:“因为我是北京人,我的同学正好他在那个北京宣武医院工作。就有关这个(鼠疫)我后来打电话问,我说第一是不是像官方说那个只有两例?结果他就跟我说了一下,说医院已经下了封口令,不让这么说,但实际上应该是六例。而且是已经封了好几天,不让对外扩散了。就跟当年的非典一样,它要首先不能让太多人知道这件事儿。”

上周,北京朝阳医院确诊两例来自内蒙古的肺鼠疫患者后,网络热传北京儿童医院和宣武医院也出现疑似鼠疫病患。但北京当局紧急辟谣称“北京市没有新增鼠疫病例”。当天还有党媒发出宣武医院照片,声称门诊一切正常。

匿名北京市民:“宣武医院它分南楼北楼,它北边那个楼已经给封了,他们让记者参观的是南楼,就普通的门诊,那个没什么。”

当局在“辟谣”的同时,也已经屏蔽和控制鼠疫相关新闻的在线讨论,但大陆民众仍不断在社交媒体披露信息。

有网友上传北京大学人民医院的公告,显示十天内去过草原牧区青海、甘肃、内蒙的患者,或者11月3号到5号,曾在北京朝阳医院看急诊的病人,需事先告知。

还有人披露一份落款是黑龙江驻京办事处的文件。文件表示,曾经入住北京黑龙江宾馆8003和8029客房的客人,其中1人疑似感染鼠疫。其余4名密切接触者,1名隔离在医院,3名隔离在北京黑龙江宾馆客房。宾馆前台两名接待员也作为密切接触者,被隔离在宾馆客房。

匿名北京市民:“宣武医院我知道的,就那个同学跟我说的,就已经六例。而且他只是一个级别很低的工作人员,他甚至也只知道他们这块的东西。他这个六例还不包括儿童医院的病例。而且这个宣武医院和儿童医院在北京它都不是传染病医院。传染病医院是直接地坛医院。所以说其他医院没有报的消息那恐怕还是更可怕的。”

除了北京的情况不明朗之外,内蒙古又新增了一例鼠疫患者。

内蒙古自治区卫生健康委员会11月17号发布新闻,确认锡林郭勒盟一名55岁的男性感染了“腺鼠疫”,目前在化德县医院隔离治疗。11月初他在采石场吃过野兔。

之前北京确诊的两例“肺鼠疫”患者,来自锡林郭勒盟苏尼特左旗某村镇。根据财新网17号的报导,这个村镇是鼠疫的自然疫源地,今年8月14号、17号、20号和25号,该镇在动物监测中陆续检出鼠疫菌12株。报导引述专家意见说,这说明“当地动物间疫情流行程度非常猛烈”。但迄今为止,当地很多牧民依然不知情。

中国红十字会医疗救助部前部长任瑞红表示,肺鼠疫潜伏期相对较长,病死率高,应当唤起民众格外的重视。但目前官方正在封锁相关资讯。

中国红十字会医疗救助部前部长任瑞红:“就说稳定是压倒一切的。包括我现在接触到的大陆的媒体记者什么的,他们所有的宣传口径现在是一条软文,就是不可以有第二个声音。媒体和医疗口的人都不许乱讲。因为如果是社会动荡,那就是要了统治阶级的命了,这个是不可以有的。如果就是疫情的爆发,那说实话也就是只死一些人的问题。”

任瑞红表示,中共掩盖可能是因为现阶段疫情还可以控制,或者疫情可能已经很严重了,无论说或不说都会爆发,于是就先捂著、盖着。另外,中共可能“自信”的以为,鼠疫不像新的SARS,而是一种古老的传染病,应该能控制得住。但百密一疏,一旦有不可控的因素出现,那就没有办法了。

采访/常春 编辑/尚燕 后制/李沛灵


鼠疫爆第三例 北京隔离措施或不当
-------------------------------

【新唐人北京时间2019年11月19日讯】17号,大陆宣布,再确诊一起鼠疫病例,是一周来宣布的第三例。但官方被指,隐瞒详细资讯,并涉嫌疫情处理不当。

内蒙古自治区卫生健康委员会11月17号公布,内蒙古锡林郭勒盟一名病患,16号在乌兰察布市化德县确诊为腺鼠疫。患者11月5日曾剥食野兔。28名密切接触者已被隔离。

官方宣称,第三例患者与12日在北京确诊的2例鼠疫病患“没有流行病学关联”,但前2例患者的可能感染途径尚未公布。

有网民披露北京大学人民医院的“就诊提示”,要求病患就诊前告知,十天内是否去过青海、甘肃、内蒙。这让外界担忧,除了目前已披露的3起内蒙病例,另外两省是否存在疫情风险。

另外,网络流传一份“黑龙江驻京办”的公函,表示驻京办所属“北京黑龙江宾馆”,14号被医护人员告知,宾馆一名客人呈传染病阳性(疑似鼠疫),被隔离在医院;疾控中心要求,将5名密切接触者隔离在宾馆客房。建议黑龙江省来京公务人员,暂时不要入住该宾馆。

大陆《新京报》18号从黑龙江驻京办获悉,文件属实,疑似鼠疫病例已被排除。不过《新京报》并未透露排除日期,而且几天来宾馆一直在正常营业,“客房每天爆满”。令外界质疑是“只管官员安危,不理百姓死活”。

此外,本台记者查询到,中共关于“人间鼠疫(人类感染鼠疫)”的处理标准文件。要求“肺鼠疫病人”如果发生在人烟稀少地区,可以只画定“小隔离圈”,即只需封锁患者住处及邻舍;

但如果“发生在人口密集,居住较集中的地区时”,还必须同时划定“大隔离圈”,即以患者住宅为中心,将所在村屯、街道的一部分实行封锁隔离。

11月12日,在人口稠密的北京市朝阳区朝阳医院确诊的肺鼠疫病例,符合上述范围。但目前尚未有任何消息显示,当局设置了大隔离圈;甚至连朝阳医院急诊室也正常接诊。

“(应该)建立小隔离圈,还要建立大隔离圈。建立之后,完了再观察一周。北京市的卫生当局应该去追踪这个疫情的路线,要追踪到底。中国(中共)是一发生什么事首先都隐瞒,隐瞒是第一位的。”

另外据《纽约时报》披露,中共审查机构已指示大陆门户网,“屏蔽和控制”鼠疫话题的讨论。

外界质疑,鼠疫本身有药可治,不是最可怕的,而封锁疫情才最可怕。

新唐人记者林澜、常春纽约报导


内蒙古连三例鼠疫病例 机场和疫区测体温
-------------------------------------

【新唐人北京时间2019年11月21日讯】首先来关注中国的消息。大陆今年以来已确诊4名鼠疫病例,最近的三个病例都来自内蒙古锡林郭勒盟,当地民众表示担心,还有网友爆料,乌兰察布市死了好几个人。接连爆发鼠疫后,内蒙古机场和疫区,检测往来民众体温。

内蒙古发生的三起鼠疫病例,除了转到北京的两例,16号,内蒙古锡林郭勒盟镶黄旗巴音塔拉苏木采石场一位55岁的工人,在乌兰察布市化德县医院被诊断为腺鼠疫确诊病例,官方消息说,该患者动手剥食野兔之后,感觉身体不适。

内蒙古锡林郭勒盟王先生:“这个也听说了,但是肯定也挺担心的呀,因为离得比较远,就是不太了解这些真相,在北京发现两例,我也是在报上看的,但是具体实情,咱们就不太了解这些情况。”

据大陆媒体报导,如今进出镶黄旗的公交车都要查体温,发现发热类情况就会被采取隔离等防控措施。据当地居民透露,有关部门已经于几天前在镇上进行消毒、焚烧动物尸体。

记者21号拨打疫区民众电话,都拒绝接受采访,当地医院的电话则没人接。

20号有网友表示“我锡盟的现在贼害怕”,网友“阿猫本毛”回复:“我乌兰察布市表示很慌,而且我们这边说死了好几个。”

最先确诊的鼠疫患者王思夫妇,来自锡林郭勒盟苏尼特左旗的巴彦淖尔市。当地市民表示,今年老鼠特别多,当局没有采取防疫措施。

内蒙古锡林郭勒盟苏尼特左旗的巴彦淖尔市王先生:“有鼠疫啦,耗子貌似不少。”

接连爆发鼠疫后,部分地点开始以测体温防疫,有网友发图片显示:“内蒙机场出发厅,乘客都测体温。”;还有网友发视频说,“为检测感染肺炎鼠疫而设立的内蒙古‘哈拉黑'检疫检查站。”

新唐人记者熊斌、柏妮采访报导

最新影片


◆ 2019年12月新闻综述(六) (2分29秒 中文普通话)  2019年12月8日

◆ 2019年12月新闻综述(五) (9分37秒 中文普通话)  2019年12月8日

◆ 2019年12月新闻综述(四) (22分07秒 中文普通话)  2019年12月5日

◆ 2019年12月新闻综述(三) (25分57秒 中文普通话)  2019年12月5日

◆ 2019年12月新闻综述(二) (22分49秒 中文普通话)  2019年12月3日

 更多...>>

editor@fgmtv.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