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洪传
功法介绍
修炼故事
学员群像
说明真相
法正乾坤
要闻简讯
正见论坛
新闻综述
艺术创作
九评影音
动画闪画
传奇时代


影碟集锦
推荐影片

英文影片
粤语影片

2019年11月新闻综述(十五)

(中文普通话) 20分49秒 2019年11月20日

 
卫生部前官员揭「毒疫苗」黑幕
江苏疑再现非洲猪瘟 官方不予通报
北京确诊两人染鼠疫 医院回避患者生死
又有鼠疫病例?当局辟谣反引担心
【微视频】天厌中共 猪年猪瘟 鼠年鼠疫
  AVI  下载连接:    .zip 文件 | 1 | 说明 | 合并文件
[MP4文件,可在电脑、电视机和手机上播放, 或用于制作DVD, 请左键点击“说明”后下载,其中MD5文件用于检查文件大小,不作合并之用] 
  REAL 播放连接:    .ram 文件 | 512k 
  REAL 下载连接:    .ra  文件 | 512k 

解说词:

卫生部前官员揭「毒疫苗」黑幕
----------------------------

【新唐人北京时间2019年11月13日讯】中共卫生部前官员陈秉中11号发表报告,揭露“中共毒疫苗”黑幕并痛批中共官员“妖言惑众”,掩盖和包庇罪恶,致使毒疫苗在中国泛滥,导致成千上万的孩童致残致死。评论认为,中共官官相护,唯有解体中共才能遏止毒疫苗的产生。

原中共卫生部官员、中国健康教育研究所所长陈秉中11月11号发表报告,痛批中共当局包庇毒疫苗事件的相关单位,致使毒疫苗泛滥成灾,造成全国成千上万孩童致残致死。

报告指出,中国疾控中心主任高福,在今年“全国两会”前的新闻发布会上宣称:“中国疫苗是世界上最好的疫苗之一”、“一定要把疫苗和疫苗问题”区分开。

陈秉中表示,高福的言论是“罔顾事实”。

原中共卫生部官员、中国健康教育研究所所长 陈秉中:“因为毒疫苗造成了千千万万孩子致残致死,它最差的了。他把疫苗和疫苗事件分开,那更是胡说八道、蛊惑人心。就由于毒疫苗才造成了这个危害。把它分开,这就是推卸责任、掩盖真相。”

除此之外,在撇开责任的同时,中共当局还对揭发真相的人士,与毒疫苗受害的上访家属加以打压与迫害。

陕西润泽医药有限公司业务员 赵明:“中共绝对不会承认企业有问题的,因为承认企业有问题,就连带着中共的监管是有问题的。我们可以假设它在历史上犯的任何一个错误,假如它承认了,它要承担责任的话,那么任何一个责任它都承担不起。它必将被清算,必将被推翻。”

报告揭发说,疫苗是商人和腐败官员的摇钱树。譬如:生产疫苗的“长春长生”生物科技公司2017年用于行贿的款项高达5.83亿元。而“疾控中心”(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更是腐败的温床,它给不合格的疫苗打高分,审批过关,造成打疫苗者身体伤残,甚至死亡。

报告认为,中共当局对违法生产毒疫苗的厂商,处分太轻,没有吓阻作用。例如“长春长生”分别在2005年、2017年及今年,已三次被检验不合格。

赵明:“国内的疫苗企业,本身它的里边的利益链、相关链条就特别的复杂,背景也特别的深,而且它的利益确实非常巨大。所以,基于各种各样的这种问题综合起来,就导致这些疫苗企业它没有任何顾忌,他会一如既往去做这样的事,违法的事情。”

原中共卫生部官员、中国健康教育研究所所长陈秉中表示,厂家敢“置孩子生死不顾,明目张胆做假药”,中共“卫生部门”对此负有严重的责任。但是中共却不敢重判这些违法官员,以致毒疫苗继续危害社会。

陈秉中:“如果给他判重了,那么人(们)就要问,谁给他提拔的?不是你中央提拔的吗?所以它总是想给他高高举起轻轻放下。他们中间都是官官相护,互相袒护。所以到现在也没有严重处理。”

陕西润泽医药有限公司业务员赵明表示,要求中共通过立法、健全相关的法律,以加强对假药或毒疫苗的监管,这无异是缘木求鱼。除非中共解体,否则在中共的体制下,任何法律都是虚设。

赵明:“如果它解体的话,那么所有的问题会有一个解决的开端。最起码打开了一个解决问题的开端。首先,事情不会再发生。第二个,解决这些事情,它会建立一个新的体制,建立一个相对民主的体制,这样的问题会逐渐得到解决。”

陈秉中表示,对毒疫苗泛滥的究责,绝非易事。但是大家若同心协力,总有一天会将毒疫苗泛滥的罪魁祸首推上审判台。

据了解,生产的假疫苗与问题疫苗的“长春长生”生物科技公司11月8号已被法院裁定破产。与“长春长生”疫苗案有关的前中共国家食药监总局副局长吴浈2月因涉嫌滥用职权受贿而落马。

采访/陈汉 编辑/李鸣 后制/周天


江苏疑再现非洲猪瘟 官方不予通报
-------------------------------

【新唐人北京时间2019年11月13日讯】据大陆媒体“财新网”报导,今年夏天,江苏省北部疑似出现第二波非洲猪瘟疫情,传播范围更广,但是官方却没有通报。

据“财新网”11号刊出的长篇调查报导,江苏连云港市的猪农孙培后管理的两个猪场、800头猪,从7月中旬开始出现异常的大量死亡,一个月后只剩40多头生猪,症状与非洲猪瘟相似。此外,连云港一个村庄从6月底开始,一个月间,全村近1000头生猪全部死亡。

报导引述一名行业分析师的消息说,第二波疑似非洲猪瘟疫情在江苏北部的徐州、宿迁、连云港、淮安等地先后爆发,而这轮疫情传播范围更广,几千头母猪以下的中小型养殖场受影响较为严重,但是在中国农业农村部官网上却没有相关的疫情通报。

浙江吴先生:“国内都不报导的,都掩盖的,在我们大陆没有真相的,很严重啊,猪瘟不严重的话,猪肉不可能到68块钱人民币一斤的,都外地来的。这个疫情还没有控制好,你就是再重新养,也不一定养得起来。”

湖南李先生:“这个肯定不会报导,这个猪瘟,全部都给它埋了嘛,前面没有防控好,后面就严格一点嘛,掩盖。”

报导指出,去年扑杀的猪只掩埋深度不够,被雨水重新冲出来,导致病毒再次蔓延。
中国南方省份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农业农村厅工作人员对自由亚洲电台表示,如果确认为非洲猪瘟,养猪户必须将生猪全部销毁,由政府给予补贴,但在地方政府财政吃紧的情况下,政府不愿意确认是非洲猪瘟,往往由农户自行解决。

报导还说,中国目前还没有非洲猪瘟疫苗,但企业等不及,“地下疫苗”已被大量使用。这些疫苗本身安全性很低,可以直接引起猪只死亡、母猪流产。

中国10月份的消费者物价指数(CPI)年增率高达3.8%,创下7年来的新高,其中,猪肉价格上涨对CPI的影响,占比超过6成。

一位匿名的省政府工作人员表示,虽然政府大力推动养猪,但政策多变、地方补贴执行不力,都严重打击了养猪业的信心,而非洲猪瘟疫情泛滥,也是养猪业者犹豫不前的主要原因。

新唐人记者熊斌、陈洁、柏妮采访报导


北京确诊两人染鼠疫 医院回避患者生死
-----------------------------------

【新唐人北京时间2019年11月14日讯】北京朝阳医院日前证实,两名来自内蒙古的病患确诊为“肺鼠疫”病人。该医院相关负责人表示,“一切尽在掌控中”,但拒绝透漏患者情况。舆论质疑, 中共故伎重演, 隐瞒事件真相。

北京市朝阳区卫生健康委和内蒙古锡林郭勒盟卫生健康委, 11月12号联合发表通报说,内蒙古自治区的2名病患,经专家会诊,确定为“肺鼠疫”病例:并表示,患者已得到“妥善救治”,“相关防控措施已落实”。

大陆网络上的消息说, 两名病人在11月4号入住朝阳医院的负压病房, 北京市政府与北京市卫健委没有即时公布消息。

而北京朝阳医院相关负责人在接受大陆媒体采访时表示:“没有必要恐慌,一切尽在掌控中。”

台湾上海同德堂国药号中医师 胡乃文:“不要恐慌的背后有没有遮掩、遮盖这一个消息。假如说遮掩、遮盖了这个消息的话,那么这个不要恐慌,就是有问题的。那么又跟以前一样的,例如,像非洲猪瘟一样,这样的掩盖的话,我想会发生大问题。”

有网友在社交媒体“推特”上留言说:“又忽悠人,非洲猪瘟刚开始发现时,也说都扑杀完毕了,结果越闹越大,全国都感染遍了。”

另一网友留言表示,北京很可能封锁进一步的消息,除官方版本,其它有关“鼠疫”的消息已被删除。

当记者再进一步追问这位朝阳医院负责人:“一切尽在掌控中”是否意味“这两名患者已经脱离生命危险”时,该负责人没有正面答复,只表示:“患者目前已经不在朝阳医院,转去了别的医院。具体情况请等待官方正式通知。”

对此,有自媒体人在youtube上发表标题为“鼠疫来了!北京朝阳医院:一切尽在掌握,唯患者安危是秘密。”的评轮。

youtube自媒体评轮人士:“当中国出现重大的公共危机,就像当年非典的时候。当第一例案例出来之后,官方在压,当第二例出来之后,官方还再压。当已经小规模的爆发之后,官方还在想着去压。可是到了最后,完全压不住了、也盖不住的时候,才公诸于众。”

他质疑:这次的鼠疫事件会不会像当年的非典,一定得捱到压不住的时候,官方才出来做重大的声明呢?

香港“苹果日报”报导说, 他们的记者致电北京朝阳医院,但接听电话的护士表示她不清楚相关事件,说“领导没跟我们说这事。”

胡乃文:“医护人员当然是要知道这个病情已经在我们医院里面发生了。假如说,连这个都不知道的话,那这个医护人员被传染了,民众被传染的机会就更大了。”

鼠疫是中国甲类传染病,又称黑死病。由鼠疫杆菌藉跳蚤传播,是一种存在于啮齿类与跳蚤的人畜共通传染病,病死率极高。

原山西疾控中心官员、医师 陈涛安:“是接触性传染、空气中传染,都会发生。是传播比较快的一种烈性传染病。有较高的死亡率。确实是要高度重视。”

据北京市朝阳区政府通报,鼠疫发病急、病程短、死亡率高、传染性强、传播迅速。特别是败血性鼠疫和肺鼠疫,如果不加治疗,病死率为30%至100%。鼠疫潜伏期较短,一般为1至6天,但个别病例可达8至9天。

台湾上海同德堂国药号中医师胡乃文说,在中国和欧洲都发生过非常严重的鼠疫, 造成大量人员死亡。他认为,如今,北京朝阳医院证实有鼠疫患者,而中共掩盖鼠疫患者病情的真相,这是中共的本性所致。因为中共所作所为都是为了维稳,确保政权稳定。它从不为人民设想,更不会在乎人民的健康与生死。

采访/陈汉 编辑/李鸣 后制/钟元


又有鼠疫病例?当局辟谣反引担心
------------------------------

【新唐人北京时间2019年11月16日讯】北京朝阳医院最近确诊两例来自内蒙古鼠疫患者,11月14号网络盛传鼠疫蔓延到北京儿童医院和宣武医院。北京当局紧急“辟谣”,但不仅没能打消民间疑虑,反而引起更大的担忧。

北京确认两例鼠疫感染后,11月14号一大早,网络热传北京儿童医院多个楼层被封,北京宣武医院也被封楼的消息。

北京当局紧急“辟谣”说:网传在北京宣武医院和北京儿童医院发现的鼠疫疑似病例“经判断检查,患者不符合鼠疫诊断标准,排除鼠疫,解除隔离观察”。并且称“北京市无新增鼠疫病例”。

党媒《环球时报》也“辟谣”称:中午11点左右,医院没有网传的封闭情况。但早晨9点以前有网民发帖说:“别辟谣了!我刚从儿童医院出来,吓的我抱着孩子就跑出来了。”还有网民表示,保安说“我们医院这几年没有这个级别的消毒和封锁”。

到底这两家医院有没有封楼?是否有更多的疑似病患前来就诊?

11月15号《中国新闻周刊》的报导透露出更多信息。报导说,14号记者在首都医科大学宣武医院看到,发热初筛门诊外拉起警戒线,安保人员称,13号晚上12点左右起,发热门诊关闭消毒。

虽然报导说,不确定是否曾接诊过疑似鼠疫患者。但14号晚他们从北京市卫健委获悉,网传在北京宣武医院和北京儿童医院发现鼠疫疑似病例,北京市组织专家对两名来自内蒙古“鄂尔多斯市”的就诊患者进行了综合判断,认为患者不符合鼠疫诊断标准,解除隔离观察。

而此前,北京朝阳医院确诊的两例鼠疫感染患者是来自于内蒙古“锡林郭勒盟”。

卫生部前官员陈秉中表示,官方所谓“辟谣”,信息遮遮掩掩,否认手段也不充分。

中共卫生部前官员陈秉中:“如果他辟谣说不是鼠疫,那么他应该说明,为什么你能敢否认它不是呢?第一你要做细菌学的检查;第二你还得有根据症状的检查;第三个起码肺部你得做核磁CT的检查。假如你说不是鼠疫,那应该说这肺部是什么病呢?可是他都不说。因此这么否认了,令人不可信。”

还有网民说:“官方一辟谣,问题就严重了!”陈秉中表示,民众不相信官方说法,是因为类似的先例太多了。

陈秉中:“中国(中共)是一发生什么事首先都隐瞒,隐瞒是第一位的。发生(非洲)猪瘟不就否认吗?结果闹大了,大了以后还掩盖。还有很多病也都这么掩盖法。这个人们已经都知道这一点了,有这个观察能力了,所以说不大相信。”

之前中国在2002年出现第一例SARS患者,但中共封杀国内讨论,疫情扩散后也禁止媒体报导,也没有及时向世卫组织通报,结果导致一次全球性传染病疫潮。

旅美时事评论员邢天行认为,当时中共将扩散和隐瞒归咎于公共卫生系统不够健全,十几年前来在硬件方面建立了一些机构,设置人员,购买设备,但是中共的心理却没有多大改进。

旅美时事评论员邢天行:“尤其是中共的官员,他的思维不单是没有改变,而且经过这十几年来,由于在互联网方面中共加强了控制的力度,加大了打击力度。很多人实际上不敢去公开的传播。”

陈秉中曾经参加过处理吉林省的鼠疫疫情,他表示,目前卫生部门应当慎重行事。

陈秉中:“建立小隔离圈,还要建立大隔离圈。建立之后,完了再观察一周。北京市的卫生当局应该去追踪这个疫情的路线,要追踪到底。看看到底是什么?这种情况下你再否认。”

财新网14号说,两例鼠疫患者已经转入北京地坛医院隔离治疗。他们在10月25号和31号发病,由于当地治疗效果不佳,11月3号由救护车转到北京朝阳医院急诊抢救室。但仍然有网友担心,两名患者之前还去过其他医院,期间接触了很多人。到北京10天后才确认,期间有没有造成传染。

采访/常春 编辑/尚燕 后制/ 周天


【微视频】天厌中共 猪年猪瘟 鼠年鼠疫
------------------------------------

【新唐人北京时间2019年11月16日讯】下面请看赵培为我们带 的微视频。
赵培:在节目开始,咱们先说一下香港的事情。2019年11月12日晚,香港警方攻入香港四所大学,香港中大学生与警方对峙到深夜。香港中共傀儡政权这又是开枪又是入侵校园,这还能是合法政权吗?这就是土匪干的事情。美国参议院的香港法案一直拖到这个时候才开始推进,法案一通过就要讨论香港政府跟中共是不是一个的问题了。

这里主要不是说美国国会的事情,重点说一下新闻媒体的逻辑漏洞,中共的宣传机构不包括其中。这些媒体在中共镇压香港的时候说,太悲惨了,中共要屠杀了。一旦香港勇武派反抗镇压的时候,他们高喊“非暴力”,这就等于困住香港人的手脚让中共镇压呀,香港人都不与勇武派割裂,你们真的有资格要求被迫害者怎么做吗?没有呀。面对苏联,里根既支持非暴力反抗也支持军事抵抗。今天面对中共,没人能打包票说“非暴力”抗议一种方式能成功。自助者天助之,只要是反抗中共暴政都是正确的。宣布中共香港傀儡政府不合法就完了,没有必要管中共怎么想的。

今天咱们重点说的是内蒙古出现“黑死病”了,当然中共不用“黑死病”这个词,它们说是“鼠疫”,甚至朝阳医院说,“没必要恐慌”,这个意思是这都不是事。北京市朝阳区政府通报说,2019年11月12号,内蒙古自治区2人被诊断为肺鼠疫确诊病例,患者已在北京市朝阳区相关医疗机构治疗。中共出来辟谣说没事,这个事情就小不了呀,记得当初所谓的非典吗?中共也出来辟谣,然后召开广交会,SARS病毒扩散全球。

真实的情况是,11月3号晚上10点北京朝阳医院接受到两名急诊病患。11月5号病人就已经隔离然后通报国家疾控中心,朝阳医院急诊关闭,民间传说北京有鼠疫了。中共直到11月12号才通报社会,这也全靠谣言推动。

鼠疫真跟官方说的“没必要恐慌”吗?不是的,鼠疫分为两种,腺鼠疫和肺鼠疫。腺鼠疫是通过体液传播,比如老鼠身上的跳蚤叮咬人;北京的肺鼠疫与SARS一样的传播方式,咳嗽就可以了,如果不迅速救治,死亡率100%。14世纪欧洲就闹过鼠疫,当时成为“黑死病”,全球2500万人死亡,这真是个事。

中国历史上鼠疫在政权末年频繁出现。1949年,张家口鼠疫75人死;清朝末年东北大鼠疫6万人死;明末京师鼠疫,北京城五分之一的人死亡,李自成进入北京时面对的是一座“人鬼错杂,日暮人不敢行”的死城,有学者甚至提出“老鼠亡明”的观点。从这个观点来看,上天是特别讨厌中共,猪年猪瘟,明年是鼠年鼠疫也提前报到了。有良心的中国人一定退出共产党,否则天厌之。

最新影片


◆ 2020年9月新闻综述(二) (13分13秒 中文普通话)  2020年9月12日

◆ 2020年9月新闻综述(一) (13分29秒 中文普通话)  2020年9月7日

◆ 2020年8月新闻综述(五) (8分25秒 中文普通话)  2020年8月30日

◆ 2020年8月新闻综述(四) (9分47秒 中文普通话)  2020年8月24日

◆ 2020年8月新闻综述(三) (10分24秒 中文普通话)  2020年8月23日

 更多...>>

editor@fgmtv.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