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洪传
功法介绍
修炼故事
学员群像
说明真相
法正乾坤
要闻简讯
正见论坛
新闻综述
艺术创作
九评影音
动画闪画
传奇时代


影碟集锦
推荐影片

英文影片
粤语影片

2019年3月新闻综述(十二)

(中文普通话) 18分57秒 2019年3月10日

 
七零九案吴淦被酷刑折磨被曝光
绝食一天半 江天勇终于回家
发起两会修宪提案联署 人权律师卢廷阁失踪
企业家披露中共打压维权律师细节
上海两访民中南海喝药自杀
再揭中共网络监控 铁证大曝光
  REAL 播放连接:    .ram 文件 | 512k 
  REAL 下载连接:    .ra  文件 | 512k 

解说词:

七零九案吴淦被酷刑折磨被曝光
----------------------------

【新唐人2019年03月06日讯】福建维权人士吴淦因涉及709案,被重判八年,目前在狱中服刑,他的父亲徐孝顺3月4号前往探监,得知吴淦被羁押在北京和天津的两年多期间,遭到两地公安酷刑折磨,身体健康出问题, 痛苦不堪。但狱方疑似刻意隐瞒他的病情,扣押他的申诉材料。

3月4号,徐孝顺前往位于福建省清流县林畬乡的清流监狱探视吴淦,吴淦告诉父亲,自己在被羁押在北京及天津的两年多期间,遭到两地公安使用暴力刑讯逼供。由于他不认罪,公安变本加厉用酷刑手段折磨他,导致他现在血压升高,经常头痛头晕,颈椎和心脏也出问题。 为此,吴淦曾提出申诉,但申诉材料遭到狱方扣押,管教还警告吴淦不要搞事,否则后果自负。

徐孝顺表示,之前吴淦曾被狱方送到医院,狱方告知他没问题,但是不给看病历。在探监的半个小时里,一直有人在旁边监视,吴淦不能透露太多。

吴淦父亲徐孝顺: “ 他在天津和北京这两个地点关押的时候,经常受酷刑折磨,用电什么插到身上,把身体都搞垮掉了,心脏病、头现在都转动困难,右手都抬不起来。”

徐孝顺还表示,吴淦声援人权事件成为当局对他的指控,但其中有多起已获得国家赔偿,例如江西乐平冤案等。

徐孝顺: “根本没罪,折腾这些敢于讲话的人,为人做点好事的人。当时提出上诉,监控我,已经是上诉到天津最高院去,这些贪官要害你,不依法,故意去折腾他。他一直说叫我把判决书向社会上公开,酷刑的经历也公开来讲。”

网名“屠夫”的吴淦,是“709案”当事人之一 。2015年5月在江西高院前声援“乐平冤案”时被拘留, 之后被控所谓的“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在2017年12月26号, 获刑八年。2018年7月从天津第一看守所转至福建清流监狱服刑至今。

新唐人记者熊斌、柏妮采访报导


绝食一天半 江天勇终于回家
-------------------------

【新唐人2019年03月06日讯】大陆维权律师江天勇上周刑满出狱后,随即下落不明,3月6号,他的妻子告诉新唐人电视台,江天勇经过绝食抗议后,终于被送回父母家,但身体情况不佳。

3月5号,“709事件”的律师家属王峭岭,在推特上表示,她已经见到了出狱后一度失踪的江天勇律师。

江天勇是北京知名的维权律师,由于给弱势群体、法轮功学员,以及709律师提供法律帮助,长期受到当局的监控、骚扰。2017年底,长沙市中院以所谓的“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名,判处江天勇有期徒刑二年,剥夺政治权利三年。

江天勇在今年2月28号刑满出狱后,随即被身份不明人士接走,不知下落,前去迎接他的父亲和妹妹也一度无法联络。

江天勇妻子金变玲6号告诉“新唐人”,经过几天焦急的寻找和等待,她在3月2号下午和江天勇律师通过视频见面。

北京维权律师江天勇妻子金变玲:“接上视频以后终于见到江天勇了。感觉江天勇不好,脸色比较不好,然后他的腰不好了。他说他坐都是歪著扭著坐,不能直著坐。然后他记忆力衰退的特别厉害。他还有其他问题,他的眼睛老流泪。”

金变玲透露,江天勇身体不好的原因,有一部分是因为被迫绝食。

金变玲:“他说他出来(出狱)见着他爸爸之后,然后就把他给拖到车里了,给他带到郑州了。他要回家,但是他们(国保)不允许他回家,说他是什么剥夺政治权利期间,继续要关他,不允许他回家,然后他就绝食。当他回来的时候,他绝食了一天半吧!”

按照中共现行《刑法》第五十四条,所谓的“剥夺政治权利”是指:担任国家机关职务,或国企事业领导,以及出版、集会等的权利。但不包括“限制人身自由”。

金变玲表示,江天勇身体不好的另一个原因,是在狱中遭受酷刑。

金变玲:“他在那里面肯定是受到酷刑,也被喂药了。他就说,吃药那是没办法的事。你就算人真的有犯罪,他也不能进行酷刑啊!何况江天勇他没有罪,他却采取黑社会形式去迫害他。”

原大陆维权律师彭永峰表示,此前在709事件中被抓的律师和公民,基本都曾受到酷刑。

原大陆维权律师彭永峰:“江天勇律师受到了什么酷刑,具体的就很难说。但是从我们原来知道的,几乎所有维权的律师在里面都受过不同程度的、非常严重的酷刑。剥夺睡眠那只是最最常见的,我觉得。那殴打就更是家常便饭了。基本上可以说,只要是你进到里边。这种事情就是最起码在一段时期之内,是会每天发生的。”

虽然回到了父母家中,但江天勇律师目前仍然没有出行的自由。

金变玲:“家门口有一大群人,他只要一出门都要跟着。去哪儿都要给他们说。他们允许了去,不允许了好像去不了。所以他现在也不能去检查身体,因为那个国保都跟着。去检查也是医生肯定说没问题,检查不出来真实的情况。”

另一位北京维权律师高智晟,也在2014年出狱后,被当局持续软禁,无法治疗牙齿,2017年8月再度失踪,至今下落不明。

现居于美国加利福尼亚州的金变玲担心江天勇的身体,希望接江天勇去美国治疗疾病,和家人团聚。她同时呼吁外界继续关注江天勇。

采访/常春 编辑/尚燕 后制/钟元


发起两会修宪提案联署 人权律师卢廷阁失踪
---------------------------------------

【新唐人2019年03月05日讯】河北省石家庄市标志律师事务所的卢廷阁律师,因发起《修宪提案建议书》联署,在中共两会召开之际,被强迫失踪。

维权网3月5号报导,河北人权律师卢廷阁律师,日前被石家庄市司法局的一位邢姓工作人员,从石家庄市标志律师事务所带走,声称带他去“学习”四、五天。之后,卢律师一直处于失联状态。

前一天,卢廷阁律师的朋友也发声明表示“经知情人得知,卢律师因《修宪提案建议书》被当地司法局工作人员带走。”

广西律师陈家鸿:“他没有失踪,他只是被公安机关带去问话几天,是警方带走,强制留滞了几天,也不算拘留,就是问话,具体问话几天目前还没定。”

卢廷阁律师在中共两会前发起修宪提案建议,呼吁明确人大与常委会立法界限,回归人大立法权,避免少数人立法,提高立法质量。他还在网上广泛征集联名,准备在3月5号两会前提交全国人大、人大常委会及各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们,供他们提出议案。

北京律师唐吉田说,卢廷阁被当地司法局带走是非法拘禁,原因不仅仅因为他发起修宪提案。

北京律师唐吉田:“可能这是一个引子吧,其它的就是他比较坚持原则,不向那些非法的要求去低头,他们也要借这个机会对他进行所谓的教育吧。”

卢廷阁律师是被当局羁押的人权律师余文生的代理律师之一,他曾因为代理法轮功案件多次受打压。

除卢廷阁之外,参与联署的甘肃人权捍卫者李大伟也被软禁;参与联署的唐吉田律师日前在郑州,遭当地公安深夜破门带走,他的朋友许志永博士也受牵连。

唐吉田:“3号凌晨大概2点钟左右吧,我和许博士被他们(公安),直接把门打开进来强行带我们走,然后我们僵持了一段时间,他们非常强硬,把我们带到时了长兴路公安分局治安中队,然后又是搜包、又是做笔录。”

唐吉田律师等后来被释放,但帮他们开房间的友人遭到警察盘查,宾馆业主也警方威胁要处罚。

新唐人记者熊斌、李韵、施宜君采访报导


企业家披露中共打压维权律师细节
------------------------------

【新唐人2019年03月05日讯】不久前,中国商人于溟在美国政府的帮助下,终于来到美国与家人团聚。他在大陆一共经历了近12年中共冤狱酷刑,也因此结识了一群特殊的人——维权律师。今天来听他披露中共对维权律师的打压。

今年1月27号,在中共监狱里先后遭受了近12年的酷刑迫害后,中国商人于溟终于来到美国与家人团聚。但是一个消息又让他心情沉重。

沈阳企业家于溟:“当天我一下飞机的时候,本来还很高兴,终于很幸运的逃亡到美国,自由了。但是亲人朋友们接我去饭店吃饭,在这个路上的过程当中,朋友们就跟我讲,王全璋律师被判了四年半,没有出来。我的心情非常沉重。”

就在那天,中国知名的维权律师王全璋被天津第二中院判刑。王全璋代理过很多被中共视为敏感的案件,包括大量的法轮功学员受迫害案件。他在2015年中共大规模抓捕维权律师的“709事件”中被捕,被当局秘密拘留了三年多。

于溟和王全璋的缘分始于2009年。于溟本是中国辽宁省沈阳市一名成功的企业家,也是一名法轮功的修炼者。在中共开始镇压法轮功后,于溟多次非法被抓,受到迫害。2009年9月,于溟在第三次获释后,开始与一些中国维权律师合作,为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提供辩护。其中就包括王全璋、王宇、董前永、江天勇等人。

于溟:“我这些年来一直在做营救法轮功学员的这些事情,和王全璋配合的很多很多。王全璋办案很认真很负责任,看到违法行为他就要控告,他代表家属,然后收费还很低。我亲眼看到他为学员写诉状,有的时候写到很晚,包括到各地去奔波,真的是非常敬业的一个律师。”

由于依法为法轮功学员辩护,王全璋,王宇等一批维权律师一直受到中共当局的打压。央视曾经用剪辑过的庭审录像,污蔑王宇等律师“扰乱公堂”。于溟特别揭秘,当天的庭审,就是对他和另两位法轮功学员的非法庭审,他目击了事件经过。

于溟:“当时是因为当事人抗议法庭的程序违法,还要讲述她在公安办案的过程当中,被公安酷刑虐待,包括电棍电击。那么法警就不让她说,几个法警就给她摁到座席上面。她的母亲是八十多岁的一个老人了,就制止法警。这个法警又要打这个老太太,这个时候这个律师们都不干了,都在庭上站起来,制止法警行凶。”

于溟表示,央视只公布了庭审录像的片段,而且用剪辑手法误导观众。

于溟:“中央电视台的这段视频就是拿出王宇制止法警行凶的这个过程,不断的剪辑。其实王宇她只是从辩护席上下来一次。那么它不断剪辑,来回剪辑,让人们一看,好像是王宇多次从辩护席上走下来,扰乱法庭秩序一样。事实真相不是这样的。”

这次庭审后,于溟被非法判刑四年。2017年获释后,辗转来到美国。

而曾经和他合作,为他辩护的维权律们,在“709事件”后遭到中共更加严厉的打压。王宇,江天勇等维权律师先后被抓,并被迫在电视上“认罪”。

于溟:“他们在不断的污蔑这些律师,因为这些律师都是为一些弱势群体来发声来呼唤。这些律师们长期为中国法治建设做贡献,(中共)它肯定就是非常记恨这些律师。因为他们真正就是中国的脊梁。”

于溟表示,中共对法轮功学员,以及对维权律师的迫害已经撕下了依法治国的画皮。他打算对中央电视台进行控告,同时呼吁川普总统和美国政府更加关注中国维权律师。

采访/常春 编辑/尚燕 后制/周天


上海两访民中南海喝药自杀
------------------------

【新唐人2019年03月07日讯】上海访民朱镭和吴炳其的房屋动迁问题多年得不到解决,3月5号,他们到北京中南海伸冤无果后,当场喝药自尽,随后俩人被送往医院,朱镭目前神志不清,吴炳其的情况不明。

朱镭的丈夫张先生表示,5号晚上,他接到妻子喝药自杀的消息后,连夜搭机赶到北京307医院住院部,发现躺在床上的朱镭神志不清,对5号下午发生的事,无法说清楚。

朱镭丈夫张先生:“吃药了,我到的时候已经洗完胃了,我到的时候半夜1点多钟。我老婆现在神智不清,说话颠三倒四的,具体的,我也不清楚,我现在问她,她跟我说不清楚。”

张先生透露,警察派人在病房内外看守,朱镭的两支手机被拿走,随身包也被翻了。

张先生:“上午,北京的公安局来了3个男的,1个女的,女的穿便服,把朱镭的手机全扣走了,把随身带的包翻了一遍。现在就是稳控的,2个男的年轻的,还有那个女的。”

朱镭和先生是上海闵行区吴泾镇人,2008年1月,当地政府没有出具任何手续,强拆他们的房子。他们2009年开始打官司,官司打赢了,但没有下文。2015年,朱镭开始进京告状。

张先生:“我老婆拖到15年年底才去上访的,当中隔了将近8年,没人理我们,上访回来,拘留9次,关了2次黑监狱。赢了官司,得到的却是迫害。”

张先生说,10几年来,他和妻子走完所有合法途径,官司是赢了,但问题至今没有得到解决,全家流离失所,苦不堪言。

另一名自杀的上海访民吴炳其,目前情况不明,记者多次拨打他的手机,都无人接听。据民生观察网报导,吴炳其的房子被认定是危房,在改造中被当地政府无故没收,从此走上上访维权之路,期间多次遭到打压。

上海访民谈兰英:“政府太可恶了,抢老百姓的房子,还把我们送到精神医院去。它的体制不改革的话,没办法的。我家里上访,我爸爸也死了,动迁,真的一本血泪史。”

上海访民谈兰英表示,很多中国百姓活在水深火热之中,她呼吁国际社会关注中国的人权,伸出援手。

新唐人记者陈汉、陈洁、施宜君采访报导


再揭中共网络监控 铁证大曝光
---------------------------

【新唐人2019年03月05日讯】中国网络安全公司“深网视界”(SenseNets),最近被荷兰安全研究员发现,这个用来监控新疆的公司数据库,包含了256万笔个人资讯。这位研究员还提出中共当局监控网民的证据,包括微信及QQ所有即时通讯用户的聊天记录。

日前,荷兰安全研究员吉佛斯(Victor Gevers)在个人推特发讯息指出:中国“深网视界”公司的人脸识别数据库,存放了多达256万用户的纪录,包括身份证号码、地址、出生日期、照片、工作资料、以及识别身份的位置等资料。他同时发现,在24小时内,有超过680万个被定位的资料记录进去,而这些坐标都位于新疆自治区。同时,这些资料都符合中共当局近年来推动以人脸辨识技术,监控人民的行动。

3月4号,吉佛斯再次发布消息,表示他骇入中国电信骨干网的人脸识别数据库后,发现了18个分布式数据库,里面包含了微信、QQ、旺旺等6家中国网民常用的社交网站未加密的所谓明文数据库,其中完整记录了所有用户的聊天记录,纪录时间至少是从2018年以来。

旅美异议人士林云飞:“就是QQ监控、微信这个监控它是一直存在的,而且它是一个很强大的体系。因为对中共来说,监控要达到一个目地,就是监控无死角,那社交媒体作为一个重要的人与人之间相互沟通的渠道,中共当然就不放过。”

吉佛斯透过系统漏洞找到用来监控新疆人民的资料。发现每个人的定位资料不是靠全球定位系统(GPS),而是透过上万个分布在警局、餐厅、旅馆等特定的监控点,人只要经过这些地点就会被记录下来。

网络自由观察人士古河:“这次骇客能把这个大数据库给挖掘出来,其实这是用事实证明了中共收集个人隐私用于统治人民。过去人们只是猜想,现在用事实来证明了,中共是把它的统治下的民众,当作最大的敌人,就是这么一个根本的结论。”

网络自由观察人士古河认为,中共政府对民众的监控不是一天两天的事,自从有了电子设备,对民众的监控可以达到上亿笔资料,就是所谓的大数据。

古河:“很多老百姓根本不明白什么是大数据,大数据其实就像一个网络一样,中间分布了几个节点,那个信息数据中心,然后通过计算机进行高速处理,得出数据,供政府参考。”

旅美异议人士林云飞表示,中共当局更注重海外统战信息、海外情报收集。

林云飞:“我们所采用的电信QQ,除了中国大陆地区之外,还有香港,世界各地华人都在使用这个QQ。海外华人在使用这种软件,进行沟通的时候,当然对中共收集情报来说,是一个重要的渠道之一。”

另外,美国著名网路安全公司火眼(FireEye)3月4号也发表研究报告,披露一个名为“APT40”的中国骇客组织。

这是由五名专家共同写出的报告。报告详细指出“APT40”的网攻行动,早在2013年就已经开始进行,依中国标准时间运作。而“APT40”最早注册地点在中国。推测这个组织是获得中共政府支持,具体作业目标是增强中国海军现代化实力。

“APT40”主要目标锁定工程、运输和国防领域的公司,这些公司多数掌握海洋科技。骇客组织特别针对具有战略重要位置的国家及地区下手,包括香港、柬埔寨、比利时、德国、菲律宾、马来西亚、挪威、沙乌地阿拉伯、瑞士、美国及英国。

报告还揭露,“APT40”骇客组织试图获取与东南亚选举组织有关的情报,可能与中国在南中国海的争端,以及中共的“一带一路”有关。报告说,这个骇客组织的活动目前还在继续。

采访/常春 编辑/黄亿美 后制/陈建铭




最新影片


◆ 2019年3月新闻综述(三十二) (20分56秒 中文普通话)  2019年3月25日

◆ 2019年3月新闻综述(三十一) (16分37秒 中文普通话)  2019年3月25日

◆ 【百年红祸】延安整风始末 (12分35秒 中文普通话)  2019年3月24日

◆ 【细语人生】见证大法的神奇(第十八集) (27分31秒 中文普通话)  2019年3月24日

◆ 2019年3月新闻综述(三十) (12分45秒 中文普通话)  2019年3月23日

 更多...>>

editor@fgmtv.org